金沙澳门9159官网

-- 资讯:0793-8224621 --

数字报刊 微信公众号
金沙澳门9159官网> 汽车 > 行业动态 > 正文

从零部件进出口看中国汽车产业链

2021-04-02 10:23:18  |  来 源:中国汽车报网  点击:

\

 

  目前我国汽车整车和零部件行业的收入规模比例约1:1,与汽车强国1:1.7的比例仍存差距,零部件产业大而不强,产业链上下游存在诸多短板和断点。全球汽车业竞争的实质是配套体系之争,也就是产业链、价值链的竞争。因此,优化产业上下游布局,加速供应链的融合创新,构建自主安全可控的产业链,提升我国在全球产业链的地位,是实现汽车出口高质量发展的内生动力和现实要求。

  零部件出口额总体稳定

  1. 2020年我国零部件出口降幅高于整车

  自2015年以来,我国汽车零部件(含汽车关键件、零附件、玻璃、轮胎,下同)出口波动幅度不大。除2018年出口额突破600亿美金外,其他年度均在550亿美金上下浮动,与整车年度出口走势相似。2020年,我国汽车产品出口总额超710亿美金,零部件占比78.0%。其中,整车出口额157.35亿美金,同比下降3.6%;零部件出口额553.97亿美金,同比下降5.9%,降幅高于整车。与2019年相比,2020年零部件出口月度差异明显。受疫情影响,2月出口跌至谷底,但3月即恢复至上年同期水平;由于海外市场需求疲软,之后4个月持续走低,至8月企稳回升,9~12月出口额持续在高位运行。与整车出口走势相比,零部件比整车提前1个月回升至上年同期水平,可见零部件对市场的敏感度更强。

  2.汽车零部件出口以关键件和零附件为主

  2020年,我国汽车关键件出口230.21亿美金,同比下降4.7%,占比41.6%;零附件出口196.54亿美金,同比下降3.9%,占比35.5%;汽车玻璃出口10.87亿美金,同比下降5.2%;汽车轮胎出口116.35亿美金,同比下降11.2%。汽车玻璃主要出口到美国、日本、德国、韩国等传统汽车制造国,汽车轮胎主要出口市场为美国、墨西哥、沙特、英国等。

  具体看,关键件出口的主要类别是车架和制动系统,出口额分别为50.41亿和49.43亿美金,主要出口至美国、日本、墨西哥、德国。零附件方面,2020年车身覆盖件、车轮为主要出口大类,出口额分别为64.35亿和48.65亿美金,其中车轮主要出口至美国、日本、墨西哥、泰国。

  3. 出口市场集中在亚洲、北美洲和欧洲

  亚洲(本文指不含中国的亚洲其他地区,下同)、北美洲和欧洲是我国零部件主要出口市场。2020年,我国关键件出口第一大市场是亚洲,出口额74.94亿美金,占比32.6%;其次是北美洲,出口额60.76亿美金,占比26.4%;对欧洲出口59.02亿美金,占比25.6%。在零附件方面,对亚洲的出口额占比达42.9%;对北美洲出口50.65亿美金,占比25.8%;对欧洲出口33.71亿美金,占比17.2%。

  虽然中美之间有贸易摩擦,2020年我国对美国零部件出口有所下降,但无论是关键件还是零附件,美国仍然是我国最大的出口国,这两项对美出口占比都在24%左右,出口总额超过100亿美金。其中,关键件的主要出口产品为制动系统、悬挂系统和转向系统,零附件的主要出口产品为铝合金车轮、车身和电气照明装置等。关键件和零附件出口较多的其他国家包括日本、韩国、墨西哥。

  4.RCEP协定区域汽车产业链出口关联度

  2020年,在RCEP协定(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)区域内,日本、韩国、泰国是我国汽车关键件、零附件出口排名前三的国家。对日本出口产品主要为铝合金车轮、车身、点火布线组、制动系统、安全气囊等;对韩国出口产品主要为点火布线组、车身、转向系统、安全气囊等;对泰国主要出口车身、铝合金车轮、转向系统、制动系统等。

  近年来零部件进口有波动

  1. 2020年我国零部件进口额微增

  2015~2018年,我国汽车零部件进口呈逐年上升趋势;2019年出现较大跌幅,进口额同比下降12.4%;2020年虽然受到疫情影响,但由于国内需求的强劲拉动,进口额321.13亿美金,较上年微增0.4%。

  从月度走势看,2020年零部件进口呈前低后高态势。年度最低点在4~5月,主要是海外疫情蔓延导致供给不足。自6月企稳后,国内整车企业为保供应链稳定,有意增加备件库存,下半年零部件进口始终处于高位运行。

  2.关键件占进口比重近70%

  2020年,我国汽车关键件进口216.42亿美金,同比下降2.5%,占比67.4%;零附件进口94.2亿美金,同比增长7.0%,占比29.3%;汽车玻璃进口42.32亿美金,同比增长20.3%;汽车轮胎进口62.4亿美金,同比下降2.0%。

  从关键件看,变速器进口额占半壁江山。2020年,我国进口变速器104.39亿美金,同比微降0.6%,占比达48%,主要进口来源国为日本、德国、美国和韩国。之后是车架、汽油/天然气发动机,车架主要进口国为德国、美国、日本和奥地利,汽油/天然气发动机主要进口自日本、瑞典、美国和德国。

  在零附件进口方面,车身覆盖件占比高达55%,进口额为51.57亿美金,同比增长11.4%,主要进口国为德国、葡萄牙、美国和日本。车用照明装置进口额19.29亿美金,同比增长12.5%,占比为20%,主要来自墨西哥、捷克、德国和斯洛伐克等国。值得一提的是,随着国内智能座舱技术与配套的加快推进,相关零附件的进口呈逐年收窄态势。

  3.欧洲是零部件主要进口市场

  2020年,欧洲、亚洲为我国汽车关键件主要进口市场。其中从欧洲的进口额为97.67亿美金,同比微增0.1%,占比45.1%;自亚洲进口91.26亿美金,同比下降10.8%,占比42.2%。同样,零附件的最大进口市场也是欧洲,进口额59.92亿美金,同比增长5.4%,占比63.6%;之后是亚洲,进口额18.60亿美金,同比下降10.0%,占比19.7%。

  2020年,我国汽车关键件主要进口国为日本、德国和美国。其中自美国进口增长明显,同比增幅为48.5%,主要进口产品为变速器、离合器和转向系统。零附件进口来源国主要为德国、墨西哥和日本。其中自德国进口23.99亿美金,同比增长1.5%,占比25.5%。

  4.在RCEP协定区域内,我国对日本产品依存度高

  2020年,日本、韩国、泰国居我国自RCEP协定区域进口汽车关键件、零附件来源国前三位,主要进口产品为变速器及其零件、1~3L排量车用发动机和车身,对日本产品依存度较高。在RCEP协定区域内,从进口额看,79%的变速器和小轿车自动变速器进口自日本,99%的车用发动机来自日本,85%的车身来自日本。

  零部件发展与整车市场息息相关

  1. 零部件企业应走在整车前

  从政策体系看,国内汽车产业政策主要围绕整车来制定,零部件企业只充当“配角”;从出口看,自主品牌汽车轮毂、玻璃和橡胶轮胎在国际市场占有一席之地,而高附加值、高利润率的核心零部件发展滞后。作为基础性产业,汽车零部件涉及面广、产业链长,没有产业内生驱动和协同发展,难以在核心技术方面取得突破。值得反思的是,过去主机厂存在单纯追求市场红利的片面认识,与上游供应商只维持简单的供求买卖关系,没有发挥对前端产业链的带动作用。

  从全球零部件产业布局看,以各大主机厂为核心辐射周边,全球已形成三个主要的产业链集群:以美国为核心,由美墨加协定维系的北美产业链集群;以德、法为核心,辐射中东欧的欧洲产业链集群;以中、日、韩为多核心的亚洲产业链集群。自主品牌车企要在国际市场赢得差异化优势,需善于利用产业链集群效应,重视上游供应链的协同作用,加大前端设计研发与整合力度,鼓励有实力的自主零部件企业共同出海,甚至走在整车之前。

  2. 自主头部供应商迎来发展机遇期

  疫情对全球汽车零部件供应产生短期和长期的影响,将利好拥有全球产能布局的国内头部企业。从短期看,疫情反复拖累海外供应商生产,而国内企业率先复工复产,部分无法及时供应的订单可能被迫切换供应商,为国内零部件企业拓展海外业务提供窗口期。从长期看,为减少海外断供风险,更多主机厂将自主供应商纳入配套体系,国产核心零部件进口替代进程有望加速。汽车行业兼具周期与成长的双重属性,在市场增量有限的背景下,行业结构性机遇可期。

  3. “新四化”将重塑汽车产业链格局

  目前,政策导向、经济基础、社会动因、科技驱动等四个宏观因素加快孕育并推动了汽车产业链的“新四化”——动力多元化、网联化、智能化和共享化。主机厂根据不同的移动出行需求,定制化生产适配车型;平台化生产将快速迭代车辆外观、内饰;柔性化生产则有助于生产线效率的最大化。电动化技术的日臻成熟、5G产业融合、高度智能共享驾驶场景的逐步实现,将深度重塑未来汽车产业链的格局。电动化崛起带动的三电系统(电池、电机、电控)将取代传统内燃机,成为绝对核心;智能化的主要载体——汽车芯片、ADAS、AI配套将成为新的角力点;作为网联化的重要组成,C-V2X、高精度地图、自动驾驶技术、政策协同四大驱动因素缺一不可。

  后市场潜力为零部件企业提供发展契机

  据OICA(世界汽车组织)估算,2020年全球汽车保有量为14.91亿辆。不断增长的保有量为汽车后市场提供了一个强劲的业务渠道,意味着未来将有更多的售后服务和维修需求,我国零部件企业需紧紧抓住这一机遇。

  以美国为例,截至2019年底,美国汽车保有量约2.8亿辆;2019年美国汽车总行驶里程为3.27万亿英里(约5.26万亿公里),平均车龄为11.8年。车辆行驶里程的增长和平均车龄的增加,带动了售后零部件及维修保养支出的增长。根据美国汽车后市场供应商协会(AASA)测算,2019年美国汽车后市场规模达到3080亿美金。市场需求增加,受益最多的是专注于汽车后市场服务的企业,包括零部件经销商、维修保养服务提供商、二手车经销商等,对我国汽车零部件出口是利好。

  同样,欧洲后市场也有很大潜力。根据欧洲汽车制造商协会(ACEA)数据,欧洲平均车龄为10.5年。目前德国整车厂体系的市场份额与独立第三方渠道基本持平。在轮胎、保养、美容、易损易耗件的维修替换服务市场上,独立渠道体系至少占50%的份额;而在机电维修、钣喷两项业务上,整车厂体系占据过半市场。目前德国进口汽车零部件主要来源于捷克、波兰等中东欧OEM供应商,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以轮胎、制动摩擦片等为主。未来,我国零部件企业可加大对欧洲市场的拓展。

  汽车行业正经历百年发展的最大窗口期,作为产业链上下游的汽车零部件行业随之而动,处在融合、重组、竞争的动态过程,需把握机遇、做强自身、补足短板。坚持自主发展,走国际化之路,是我国汽车产业链提档升级的必然选择。

声明: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编辑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大家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 

免责声明

        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。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编辑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,大家将及时更正、删除,谢谢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